| 
  • If you are citizen of an European Union member nation, you may not use this service unless you are at least 16 years old.

  • You already know Dokkio is an AI-powered assistant to organize & manage your digital files & messages. Very soon, Dokkio will support Outlook as well as One Drive. Check it out today!

View
 

產業失根 文化內涵走味(佩穎)

Page history last edited by 林佩穎 15 years, 3 months ago

資料來源:網路

2006/3/6

糖果節砸1.2億 六年級生玩大的

巡迴採訪:何榮幸、陳嘉宏、黎珍珍、高有智、何博文、林諭林、范姜泰基、曾薏蘋

 編按:曾幾何時,台灣已變成「月月有節慶、周周在狂歡」的嘉年華之島。從年初的跨年、燈會,到各類新興與傳統節慶再生,在各縣市競飆節慶趨勢下,台灣每年至少「製造」出五十個以上大型節慶,台灣社會型態、休閒方式、文化生活也因而出現重大改變。

在政府「文化下鄉」、「社區總體營造」、「觀光客倍增」政策方向下,人潮在周休二日湧向各類新興節慶,帶來可觀的門票收益、觀光產值與旺盛活力。然而在歡樂氣氛的背後,納稅人血汗錢是否被用在正確的地方?這麼多節慶究竟為台灣社會產生什麼意義?這些以提升文化為名的節慶讓台灣更有文化了嗎?本報政治組國會小組近日巡迴全台、深入觀察各類新興節慶後,以系列專題完整剖析台灣新興節慶的困境與反省、跨年燈會的迷思與傳統節慶的重生、新興節慶的成功與轉型,並以觀念激盪、他山之石開拓視野,進而檢討官方政策與提出進步出路,期盼各界共同反思「全台飆節慶」這項重要課題。

詹任斡,人稱小斡,一個看似精明、但仍稚氣未脫的六年級年輕人。他跟台南縣政府簽約後,一肩扛起今年糖果文化節的一億二千萬元預算重擔。這項去年被罵翻了的新興節慶能否浴火重生,就看這個年輕人本事了。

跨年狂歡、元宵燈會的氣氛還未消散,從過年延燒至二月底的年初新興節慶正在上演。我們在這種歡樂氛圍中驅車來到台南縣佳里鎮,打算看一看這個六年級生將會玩出什麼把戲。

 大小爭議多小斡技巧化解

我們原本以為,門票是要在會場門口賣的,在其他地方賣的應該叫做黃牛票才對。但我們錯了,我們在前往會場途中的小吃店坐下來吃碗粿時,映入眼簾的是「糖果文化節門票只賣一百九十元」斗大字樣,也就是便宜了六十元;而且,往前再走點路,連全家便利商店也在促銷兩張門票聯賣,我們什麼事都沒做就省了一百二十元門票費。

但是,我們高興得太早了。會場門前車水馬龍,我們選了一塊靠近大門的泥巴空地停車,馬上就有歐巴桑趨前開口:「停車費一百塊」。我們之前不勞而獲的喜悅馬上一掃而空,卻只能乖乖就範,因為周遭所有空地停車都是同等待遇。

同時見到台南縣長蘇煥智和小斡後,說起這兩段小插曲,小斡的臉上滿是尷尬。後來他說了另一段小故事:地方人士老以為台北下來的策展團隊「就是來撈錢的」,所以在每個可能得到利益之處都要求「雨露均霑」,門票收入如此、停車費亦然,連有人在會場前酒駕撞上招牌意外致死,地方人士都要求主辦單位「拿錢出來擺平」。

儘管如此,小斡終究以超乎年齡的成熟世故化解了各項大小爭議。帶我們在糖果文化節的招牌節目──三麗鷗劇場坐定後,他的臉上滿是欣喜與驕傲。「這是日本HelloKitty總公司原版授權的仙女秀,我們要求的品質更高,連劇場燈光都是全新設計,可惜每天演出次數太少,只有一部分人能夠看到這項值回票價的招牌表演」。

 仙女秀來自日本反成招牌節目

然而,小斡並不知道,在滿場小朋友的歡暢笑聲中,不少學者專家正在批評,糖果文化節花那麼多錢取得HelloKitty授權,對於台灣本土文化、台南縣民到底有什麼意義?扣掉這筆龐大費用之後,還有多少資源能夠辦好展覽?

小斡坦率說明,台南縣政府出資九百五十萬元發包時,他承諾總投資一億二千萬元。這筆天文數字是由他領導的最前線形象策略公司、三立電視台各出六千萬元。二百五十元的門票賣超過二十萬張時,縣府每張抽成二十元。而為了強化宣傳,在HelloKitty授權外,他還花了二千萬元在媒體置入性行銷等廣宣費用上,「這個比例在台灣節慶活動中並不算高」,言下之意是許多節慶的分配比例更驚人。

面對兩屆糖果文化節引起的批評,蘇煥智當然有話要說。由於北門地區一直沒有像樣的文化展演中心,他花了三億元整修佳里糖廠,一方面落實閒置空間再利用的進步觀念,另一方面藉由糖果文化節等活動來活絡北門地區文化生活。沒想到立意良好的活動,卻在尋求連任時飽受對手抨擊而成為負分。 蘇煥智的委屈,小斡未必了解,但其他藍綠縣市長必然感同身受。新興節慶常引發正反兩極評價,但在周休二日休閒時代來臨,縣市行銷競爭更退無可退的強大壓力下,也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巧立名目、推陳出新,至於學者專家的諸多批評,就只能交由選民來進行裁判了。

 第一屆品質欠佳這次力求突破

曾經在「吳導」吳念真公司待過,現在自立門戶的小斡,則有不同層面的檢討反省。「老實說,去年第一屆糖果節的品質並不理想,難怪不少民眾會有受騙上當的感覺;但我今年決獨立承包,就是要證明我們可辦好一個大型節慶,我希望讓糖果節成為我們公司的招牌」。

這個六年級生的志氣很高,也很有決心。他更破天荒設立網站接受各界對糖果節的批評,可見他的勇氣。第二屆糖果節的評價反應與服務品質,也被認為比第一屆要進步許多。但是,就像蘇煥智說的,「在新興節慶普遍還無法長期延續之下,我們只希望先度過『花博第二年魔咒』,不要像花博一樣無以為繼,接下來再努力愈辦愈好」。

台灣這座嘉年華之島,正以驚人速度不斷生產、複製、消費各類節慶活動。小斡的故事只是「全台飆節慶」這項社會趨勢的縮影而已。

不是每個年輕人都像小斡這樣志在八方,年輕紀紀就要負擔一整個節慶活動的票房成敗;但是,一個個令人眼花撩亂的新興節慶卻已不請自來,在這幾年滲透進入台灣人民的日常生活,讓我們不得不正視這些新興節慶的存在。

 地方拚觀光實質內涵從缺

新興節慶固然有許多正面功能,例如製造歡樂、提升觀光產值、發展周邊產業、帶動城市行銷、拉近城鄉差距、增進居民光榮感、培養文化生活等,這些目的不但無可厚非,甚至值得肯定鼓勵。

然而,看著同一批天王天后到處趕場作秀,你真的快樂嗎?帶著全家人買了上千元門票入場,你覺得值得嗎?每年辦了這麼多大型節慶之後,你認為台灣更有文化了嗎? 更重要的是,如果你覺得這次情感被欺騙了,明年你還會再上當一次嗎?

這些新興節慶燒掉那麼多納稅人的血汗錢之後,你覺得台灣這片土地究竟留下了什麼呢?這些,是小斡這個年輕人努力想要回答的問題,也是這個專題希望深入觀察剖析的起點。

文化大拜拜 節慶失真飆亂象

巡迴採訪:何榮幸、陳嘉宏、黎珍珍、高有智、何博文、林諭林、范姜泰基、曾薏蘋

 我們巡迴全台,深入觀察由縣市政府主辦的年初新興節慶後發現,原本立意良好的「文化下鄉」理念,在執行層面已遭到扭曲變形、載浮載沈。部份新興節慶出現的種種亂象,幾乎只能用「文化大拜拜」來形容,我們只看到節慶的形式、沒有看到文化的內涵。

經過爬梳整理,我們歸納出新興節慶的十大亂象,為本專題檢視「全台飆節慶」社會趨勢揭開序幕:

 挪用業務費排擠基礎建設

一、節慶名目浮濫:各地較具規模的活動不是叫做「文化節」、就是名為「藝術季」,已失去節慶應有的價值與意義。當年策劃屏東黑鮪魚季一炮而紅的前屏東文化局長洪萬隆不禁感嘆:「這些節慶根本有九成以上不必舉辦」。尤有甚者,所有縣市幾乎都是大量挪用業務費來辦節慶活動,但這些業務費原本可以用在小型基礎建設之上,節慶活動產生預算排擠效應後,各縣市小型基礎建設自然成為被犧牲的祭品。

二、徒具國際虛名:許多節慶活動美其名國際,實際上既沒有能力、也沒有財力引進國際藝文團體,更談不上國際視野及引進觀光客。

 同批人表演模仿扼殺創意

由於難以吸引國際藝文團體來台,「產生了一批在台灣的外國專業表演團體,很多節慶其實是同一批團體到處表演而已」,前南市副市長許陽明一語道破。

三、模仿抄襲盛行:如同各種一窩蜂流行,彰化花博闖出名堂後,各地節慶都強調花卉,去年台南糖果文化節KITTY貓轟動,今年到處都是卡通人物與玩偶。

新高山行銷公司董事長林鳳飛發出嚴重警語,「『體驗產業』最重要的是新鮮、創意,去過的人才會想再去一次,台灣EVENT產業再這樣模仿複製下去,沒幾年就會消失死亡」。

 變調拚人數忽略專業品質

四、淪為人數比賽:許多節慶淪為拼人數比賽,內容品質反成次要考量。台南燈會號稱突破六百萬參觀人次。一位當地文史工作者啞然失笑:「就算把周遭縣市算在內,那來那麼多人參觀?」

一位不願具名的台南縣教師更指出,「小朋友往往成為動員對象,各項節慶透過學校老師賣票是常有的事,家境清寒的學生則難以負擔」。

五、缺乏長遠規畫:各縣市節慶幾乎都已形成縣市招標得標團體匆促籌辦得標團體以營利為目的的「節慶產業」模式,由於得標廠商常變動,導致大多數節慶皆缺乏長遠規畫與延續性。前文建會主委陳其南指出,委外承辦節慶活動雖然是國際趨勢,但「差別在於台灣文化團體還不成熟,責任感也不夠,不像國外策展團體那麼專業與兼具文化、經營理念」。

六、拚政績迷思:許多縣市長坦承辦新興節慶是為了「有政績才能連任」。新興節慶幾乎與縣市長拚政績連上等號,不少節慶也在縣市長換人後走入歷史。

 與在地脫節速成難起共鳴

七、在地文化失根:節慶文化想要生根,就必須結合在地文化與周邊產業。但許多新興節慶不是與在地文化、產業脫節,就是由台北策展團隊南下摸索在地文化,其速食式成效可想而知。

東華大學教授李松根舉例表示,「我每次看到石雕藝術節就躲得遠遠的,因為無法和人民結合在一起,每辦完一次石雕節活動就冷一次,搞到最後連哈利波特這種與在地毫不相干的石雕都出來了!」

八、全台皆夜市化:台灣新興節慶的特色之一是「商展式攤販文化」,無論任何名目的節慶,幾乎都充斥香腸、麵線、魚丸湯、燒酒螺,生猛有力卻與節慶文化內涵無法聯結。就如橋仔頭文史協會執行長蔣耀賢所言:「主題是攤販小吃,背景才是節慶內容,到頭來還是吃吃喝喝,沒有感受到真正的文化涵養」。

九、媒體自失立場:節慶預算花在媒體行銷的比例愈高,相對花在策展內容的比例就愈少,節慶品質也必然隨之下降。而在台灣主要報紙、電視台紛紛承攬各縣市節慶活動後,媒體已成為「節慶產業」中最重要的獲利者之一。當單一媒體或跨媒體團隊承包某節慶時,民眾很難從這些媒體上看到持平的報導,這也是新興節慶不易受到媒體合理監督的原因之一。

 假發票請款揩納稅人的油

十、人謀不臧弊端:新興節慶雖不像重大公共建設、焚化爐興建工程等有鉅額回扣與龐大利益分贓弊端,但仍存在一定程度的「上下其手」空間。法務部日前調查南投日月潭花火節系列活動以假發票浮報補助款(兩千五百萬元經費遭浮報請領五千餘萬元),就是人謀不臧的具體例證。這不僅是政府補助款遭到浮報,更是納稅人血汗錢的浪費虛擲。以申請補助團體的「加倍揩油」行徑看來,仍是所有納稅人的夢魘。

產業失根 文化內涵走味

本篇執筆:陳嘉宏、范姜泰基

 如果節慶內容可以配合地方文化底蘊,也和地方產業加以連結,活動自然有源源不絕的養分供應。反之,若兩者都無法成為節慶活動之鼎足,則新興節慶未來的發展恐面臨難以為繼的命運。

離開喧囂的台北,走入風景秀麗的後山花蓮。隱藏在蓊鬱的青綠之下,是豐富的大理石礦藏。由於花蓮石材資源豐富,長久以來都被譽為是「石頭的故鄉」。花蓮

縣政府為了振興當地特有的產業,從十年前開始融合石雕藝術吸引觀光客,特別舉辦石雕藝術節,時程上無疑是全台新興節慶的先驅部隊。

 特色產業多沒落 效果打折扣

然而身歷其境走過花蓮市區,曾經榮景一時的光華、美崙兩區大型石材工業園區,現在卻呈現出凋零不堪的景像,很難想像園區偌大的腹地,早已不復過往車水馬龍的盛況,宛如一座廢墟的園區,淒涼無言地控訴著石雕、石材產業的沒落。

很顯然,舉辦五屆的石雕藝術節不但沒有為當地產業帶來生機,也沒有為花蓮的觀光產值做出貢獻。

花蓮觀光業龍頭、海洋公園總經理何曉光就直言,石雕藝術節的舉辦,並沒有如預期的為當地觀光業者帶來更多的人潮與產值,「你可以去查看看舉辦國際石雕活動時期的訂房率就知道了!」

長期參與社區工作的環盟花蓮分會會長鍾寶珠表示,節慶活動想帶動產業,就必須讓活動深入民間,但石雕藝術節卻是找一群人來創作,創作完就走人;更甚者,現在的石雕藝術節有點本末倒置,本身吸引不了民眾,反而必須靠其他如舞龍舞獅等娛興節目來吸引民眾參觀,不然就是一長串的商品展覽販售區,農特產品一堆。她質疑,這樣的活動到底希望帶給民眾什麼?

 空有藝術大頭銜 卻東施效顰

來到高雄,市府從二○○○年起師法丹麥哥本哈根舉辦「國際貨櫃藝術節」,二年一度與「國際銅雕藝術節」輪流形式雙年展,至今已辦了三屆。

市港合一的高雄,原本是全世界最大拆船業集中地,如今拆船業榮景雖已不在,但廢五金、二手五金業仍是高雄工業文化重要成份。因此,貨櫃、鋼雕藝術節都算得上反映在地文化特色,但這兩項節慶卻都命運未卜。

「現實上最大的問題是,貨櫃體積龐大,每屆一、二十個貨櫃展覽完要放哪?」高雄市新聞處長王時思指出,貨櫃節第二屆還編有三千萬元預算,去年預算已不到一千萬,「我們正在評估要不要辦下去」。

至於鋼雕藝術節,王時思坦承,台灣藝術環境與國際接軌的程度很弱,國內獨立市場又不夠大,加上鋼雕藝術家屈指可數,能夠吸引多少國外藝術家與觀光客來台實在令人懷疑。「坦白說,這兩個節都是對內意義比較大,現階段很難辦到像國外重要雙年展那樣具有吸引力」。

 為了辦活動而辦 無關在地味

曾經試圖與地方文化相結合的新興節慶尚且如此,憑空發想創造出來的節慶無疑就更令人憂心。這幾年來,苗栗縣突然冒出一個「假面藝術節」,外界不僅搞不清楚假面是什麼,更懷疑假面到底與苗栗縣有何關連?

苗栗縣文化局副局長林振豐解釋,當初文建會鼓勵縣市辦國際展演活動,並成立輔導團協助各縣市想點子,苗栗當然最先想到木雕,但因苗栗的木雕博物館已初具規模,於是中央再從木雕聯想到面具,建議苗栗辦假面藝術節,介紹世界各地的假面文化。說穿了,就是「為了辦活動而辦活動」。

但開辦之初曾被當時文建會主委林澄枝誇讚為「最有面子」的展演活動,幾年來每下愈況。二○○四年第四屆假面藝術節的參觀人次還有三十二萬,但二○○五年展期延長,參觀人次卻降到二十五萬,門票收入減少,縣府回饋金也縮水,加上文建會不再補助,苗栗縣政府去年為假面支出了近一千五百萬元,是前年的兩倍、去年的三倍。

 粗糙冠上國際性 騙騙門票錢

旅遊作家陳火旺去年曾在媒體為文批評台灣旅遊怪現象,他在文中不客氣地質疑,假面藝術節每年邀請幾個國外團體來台表演,從國外借來一些面具,擺在一個小不到行的展覽室裡,「就這樣賺台灣遊客的門票錢?」苗栗通霄西濱海洋生態教育園區園長張玉成也在媒體批評,假面藝術節除了活動有「國際」二字、表演者有外國人以外,看不到活動的國際性何在。

地方節慶活動重要目在於推介當地產業,如能藉此帶動觀光,活絡地方經濟,則更是錦上添花。

遺憾的是,地方政府往往為了辦活動而辦活動,外來客也把參加節慶視為「一次型觀光」,雙方銀貨兩訖後,往往因為嚴重的受騙感覺而不再往來,這對地方產業與節慶活動都是一種「慢性自殺」。

 

Comments (0)

You don't have permission to comment on this page.